“少爷,门口有个孩子说您是她爹地”“终于来了?我等了5年了”

电视资讯 浏览(1770)
大发Dafa888国际娱乐

  纵横书坊2天前我要分享

  司雪梨听着一些流言蜚语,神色不变踏入司家。

  如果不是爸爸的遗物留在这,她也不想踏入这个曾经称之为家的地方。

  今晚的司家,很热闹。

  长长的红地毯从闸门铺到宅子门口,像极明星走红毯的场景,男西装女洋裙,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个高脚杯。

  “司雪梨?”

  司依依快步走到司雪梨跟前,精致的妆容盖不住她愤怒的面孔:“你是存心来砸场的吧?选爷爷八十岁大寿的时候回来!今晚本市有头有脸的人都在,你赶紧滚!”

  司雪梨对上二姐司依依的面容,漂亮如同星空般的眼睛折射出冷漠的光,呵,鬼记得他们生日。

  司雪梨神情淡淡:“我只是回来拿爸的遗物,拿完就走,对你们司家的事毫无兴趣。”

  “司雪梨,你敢这样对我说话!”司依依气的跺脚!

  这女人,几年没见变化挺大的,一点也不好欺负了。

  image.php?url=0Mc1j8kFmx

  “放肆!”

  老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  司雪梨无语,得,又来一个。

  出门忘看黄历就是不好,回国第一天就诸事不顺。

  司雪梨转身……

  啪!

  老人的大掌准确无误的盖在她脸上!

  司雪梨白皙的脸蛋瞬间起了五指印,她被打的头侧向一边,捂着脸,瞪向打她的老人。

  她以前真是瞎了眼,一口一个爷爷尊敬的叫他,可结果呢,当司家遇到困难,他第一时间就是维护大姐司晨,把她送出去换取好处!

  “你这什么眼神?”司爷怒目圆瞪,对司雪梨满嘴恨:“你败坏司家名声这件事我还没跟你算,现在是吃了豹子胆,没我的允许还敢踏进司家半步?”

  司雪梨像听到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,她笑着反问:“我败坏司家名声?”

  虽然在笑,可心却在滴血。

  来自最亲的人的伤害,永远是最深的伤害!

  当初明明是他们为了利益送她进房,好处捞尽,后来事情曝光,一个个狼心狗肺,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她一个人!

  她多委屈啊,她怎么为钱了,她时到今日都不知道几年前的男人是谁!

  “二小姐,老爷,不好了不好了,庄小公子不见了!”佣人慌张通报,司依依和司爷瞬间闻声色变。

  司依依浑身发抖,喃喃:“糟了,庄小公子可是有1型糖尿的,如果他在司家有什么差池……”

  司依依不敢想。

,特别是伤害庄小公子,四个字,死无全尸!

  1型糖尿?

  这么巧,这位庄小公子竟然和她家小宝有一样的病!

  出于同病相怜的感觉,司雪梨无法袖手旁观,同样加入寻找庄小公子的队伍中。

  她没和他们走一块,见大家都分散去找,她也挑了没人的方向去。

  司宅很大,分前院,别墅,后院,她朝后院走。

  这种病,说不可怕也不可怕,因为只要像她小宝一样每天乖乖扎针,补上生天所缺乏的胰岛素就可以。

  但说可怕也很可怕,毕竟还是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,一不小心就会触雷。

  一个小孩子在家突然不见,身体健康的小孩顶多被人觉得是贪玩躲起来,可对于生病的小孩子,则会有晕倒的状况。

  她家小宝第一次晕倒时,她以为是调皮躲起来,那时忙不在意,以为久不找了她便会自己跑出来,但当后来发现小宝不是调皮而是晕倒,司雪梨那个心,甭别多痛,多后悔,多内疚!

  从那以后,只要听到有小孩不见的消息,她都不会袖手旁观。

  哪怕大多数小孩子都是因为贪玩而躲起来,不过只要看着他们健康,司雪梨觉得无所谓。

  后院静悄悄,不似前院热闹,这儿连灯也不多,乌黑麻漆的,越往里走,能见度越低,有点怵。

  她想小孩子也不会一个人跑到这些地方吧?

金毛呢。

  狗通人性,可能是料定自己会跟上,它松开她裤管,转身朝某方向走去。

  司雪梨本能的跟上。

  绕过两处花圃,便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小男孩正躺在狗窝旁边,一动不动。

  !!

  image.php?url=0Mc1j8lapw

  司雪梨内心大惊,飞快的走过去将小男孩从地上抱起!

  抱上手那一刻,她觉得小男孩十分轻,定是营养不良,再看身形,约莫四五岁,和她家小宝年纪相仿。

  不过这太暗了,她一时不好分辨小男孩是不是病发,得回去才行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司雪梨走之前,不忘低头冲忠心的金毛说一句。

  “汪汪。”

  司家大厅。

  原本热闹有温度的大厅此时十足像千年冰窖,这强大的冷酷气息全出自一个人身上。

  “庄先生,小公子在家里一定不会有事的,没准是觉得无聊在玩躲猫猫,佣人都去找了,一定很快就会找到的。”司爷扯着一张老脸赔笑。

  “是啊,”司依依顶着压力向前:“姐夫,小孩子嘛,爱玩是正常的,别担心。”

  说完,偷偷抬眼,充满爱慕看向男人。

  男人皮相极佳,孤傲冷漠的神情使他如帝王一样高贵,让人丝毫不敢冒犯。

  司依依莫名红了脸。

  而一直不说话的庄臣,突然启嗓:“狗。”

  狗?

  什么意思?

  司家人面面相觑。

  庄臣随行的郑助理解释:“庄先生是问贵府有没有养狗。”

金毛……”

  庄臣似乎是知道了庄霆的下落,顿时厉色如风起:“在哪!”

  司依依被庄臣的气场吓的结巴:“在,在后院,我带你去……”

  不过还没走两步,所有人都看见司雪梨抱着一个小孩匆匆进入,那小孩身穿昂贵不凡的白色西服……

  是庄小公子!

  司依依恨极了,佣人全是废物么,竟然会让司雪梨先找到庄小公子!

  司雪梨抱着小孩快步进入灯光明亮的大厅,然后将他放在地毯上,跪地对他进行检查。

  同时感叹这小男孩长的真帅啊,比那些童星好看多了,想必父母都是帅哥美女,基因真好。

  “司雪梨,你竟然敢把庄小公子扔地上!”司依依抬指,尖声指责。

  司雪梨充耳不闻,见小男孩脸上起的是一块块的红,她实在太熟悉这种病征,头也没抬:“这小孩的家长在吗,他是不是有过敏史?”

  庄臣走到救下他儿子的女人跟前。

  image.php?url=0Mc1j8liS3

  在她进来那一刻,有种陌生的熟悉感袭上他心头,令他有瞬间的心悸,仿佛回到多年前那一个夜晚。

  文 西风

  庄臣眼眸压底,在郑助理开口替他回答前,抬手阻止,亲自回应:“他对狗过敏。”

  ……这声音,好熟悉。

  司雪梨茫然抬头,只一眼,便被震慑到。

  摘自微信 纵横书坊

  收藏举报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